当前位置: 首页 电影 地狱犬 7.0分

地狱犬

ヘルドッグス(2022)

导演:原田真人 

主演:冈田准一 坂口健太郎 松冈茉优 北村  更多

类型:剧情 动作 电影 

国家/地区:日本

剧情简介

《地狱犬》电影由原田真人执导,原田真人编剧,冈田准一,坂口健太郎,松冈茉优,北村一辉,大竹忍,金田哲,木龙麻生,中岛亚梨沙,杏子,大場泰正,吉原光夫,尾上右近,田中美央,村上淳,酒向芳主演的剧情,动作,电影。

该片讲述了:本片改编自深町秋生同名小说。冈田准一将扮演潜入黑社会的原刑警兼高昭吾。兼高在失去自己的爱人之后,无法自拔,陷入深渊。成为了一个为了复仇而活着的人。警方利用他的精神状态,强行让其潜入黑社会...坂口健太郎则将饰演黑道组织成员室岡秀喜。

《地狱犬》别名:HellDogs。 又名:ヘルドッグス,该片于2022-09-16上映,制片国家/地区为日本。语言对白日语,最新状态正片。该片评分7.0分,评分人数518人。

猜你喜欢

  • 0.0分 正片

    地狱犬

  • 7.3分 超清

    余命10年

  • 5.4分 超清

    轮到你了剧场版

  • 0.0分 正片

    调职到乐队!

  • 7.4分 完结

    俺物语

  • 5.8分 HD

    反正我就废

  • 7.0分 HD

    来了

  • 8.8分 超清

    海街日记

影评

关于对兼高与室岡关系的一点微小观察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总之,从头开始捋一捋:

在所有的复仇结束后,兼高讲了个故事。

一个关于森里祭司的故事。那个故事里,杀了人的祭司最终也死了。

出月梧郎完成了复仇,杀人的祭司杀了人,而后,他也死了。

出月梧郎死了。

在被抓去做卧底的思想工作时,他和老警察阿内开了玩笑:

-工作相性度98%

-那恋爱相性度呢?

-他父母是天启会的干部

-啊……那个邪教……

兼高立刻就闭嘴不提刚才的问题了。进退有度,玩笑也是要有道德底线的,很好。

步行上电梯时:

室岡两次试图向兼高提供自己手里的饭团——已经被他咬了好几口的饭团,并在上电梯的过程中屡次提议并向后看。

从后面的情节以及维基百科的简介来看,室岡曾被父亲虐待、身体实验、并有六个月时间没有进食只靠点滴活着,导致他在任何情况下都食欲旺盛。

一个对食物极端执着的人来讲,能把嘴边的食物送去给别人,想必对对方十分看重。室岡几乎是个小孩子,精神不健全。他很自然觉得,自己饿,兼高也会饿,于是试图向对方提供自己的携带的食物。

画面一转,两人回事务所路上,一路从车站问到事务所门口。

室岡一直在单方面向兼高提问,提问的问题和恋爱相性五十问有一拼,包括但不限于地点/艺术家/星球/电影(你说你问这玩意干什么,怕不是真在谈恋爱不成?)

进事务所后,室岡被周围人开的玩笑直指身体(伤害自己):要他去献血(当然是在他自己要求老爹揍他之后)

甚至直奔下三路:(这是在干什么/这是你们黑道的玩笑吗)(当然,这也是一种伤害自己的建议)

大家哄笑过后,室岡看向兼高,兼高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于是,这件事被当做笑话一笑了之。室岡听了兼高的话,他忍下了。

原著中一开始有一段对室岡外貌的描写:

原来的齐肩长发被剪短成了大学生模样的短发,并且之前数不出个数的耳环都被摘下来了(他之前打了很多耳洞/穿孔是另一种自我伤害)。

可见在室岡遇见兼高伊始,他是个疯疯癫癫的Psychopathy。

而两人在小说中的第一段情节里,他——

变乖了。

不知是自虐情节使然、或者纯粹是叛逆打的乱七八糟的耳环摘了,乱七八糟家长看了会心烦的长发也剪了。总之,室岡在兼高旁边,变乖了。

与旧友相遇后进行生命大和谐运动,两人交谈中可以得知:

室岡说自己玉がない(空包弹),从前开始一直这样。

在象征意义上,室岡已经处于一个被阉割的状态(无精)。肉体无能为力,他便对精神上的要求更高。

他所追求的,更多是象征意义上的关系和结构:

要在金字塔形状的帐篷里恢复身体/希望オヤジ(老爹)(in the name of father)(占据象征性父位的人)给予他惩罚(希望受罚/被殴击/也骂骂他),他需要的是律法/父法,被管教,被他所认定的规则所操纵。

这或许是儿时经历给他造成的一种他所未能察觉的创伤。

同时,在女友邀请他和她一起离开现在的象征秩序之时,他的回答:

他喜欢被困在这些框里面。

而兼高这个人,几乎是逆来顺受。他多数情况下会接收他者的情绪。他没有要求,但有回应。比起情绪,他更多承担的是责任。

他好像个疲倦的老母亲,满足着各种人的各种需求。

怪不得他一天都没有个好脸给人看,不是板着脸,就是臭着脸。

而后,玩乐时间到。

兼高负责发现混入其中的女杀手,室岡负责‘帮助’=上蹿下跳做小狗动作,包括但不限于小狗挡路、小狗上桌、小狗掀翻、小狗出拳。

接下来,整个电影里最刻意的片段即将上场——一场长到没有必要、且百分之百是故意拍成那样的场景:关于枪的讨论。

室岡端着倒好的咖啡给兼高,视线一直落在下面。

室岡问:你干嘛不用它。

它。含混不清,视线落在下面。

兼高:嗯?

镜头直接给到两人的脚。

室岡:你脚踝上的枪。

室岡的鞋尖贴着兼高的鞋尖摩擦。

谈论着枪,摩擦着鞋子。——脚。

枪——genital /脚——被压抑的欲望

镜头拉远,可以从两人脚下的动作看出,兼高给予了回应。

这个镜头格外微妙:

室岡的动作,两人的站位,依旧在相互摩擦的脚,镜头近景中被光照亮的床,长枪,水手服。

镜头回到近景,室岡一直在盯着兼高看。兼高给予回应,但没有看室岡的脸,在室岡发出‘原来如此’的感叹并离开之后,他才把视线从咖啡杯转向室岡的侧脸,此时室岡已经离开他旁边的位置,跑着去楼下处理女杀手的事了。

室岡见到会长抱着大熊的尸体道歉。他仿佛思考了一下,走到兼高身边,放下枪:

兼高:

好吝啬的男人,啧啧。

在去找老爹的路上,室岡谈起那个最近听说的警察的故事,兼高坐立难安,室岡:

并且给出了:真是个帅气的狠角色——这样的评价。

英雄果然是存在的呀。

室岡果真还是个小孩子,正中下怀,完全就是一开始老警察说的那样:

想成为英雄。

如果不行,成为英雄的伙伴感觉也不错吧。

但异状发生了。

葬礼上,室岡的食欲消失了。永远都在饥肠辘辘的室岡,食欲消失了。

紧接着,兼高赶鸭子上架成了新任会长秘书。

室岡不再是兼高的搭档。

好像,有什么出问题了。

规则被打破了。室岡感觉不舒服。

处置场的闹剧结束,所有人都离开,只有兼高在擦呕吐物。

三神返回兴师问罪,兼高道歉,而室岡从墙柱后走了出来。三神被击倒,两人发生口角,三神谈及室岡的父亲。

冲突升级之前,兼高叫住了室岡。

楼梯间里,冲突彻底升级。

总之,他把人推下去了。

日常生活被搞得一团乱糟,小狗开始发疯了。

失去食欲——非日常,失去兼高搭档的位置——非日常,杀自己组织里的干部——非日常,被组织里的其他人捅了好几刀——非日常,兼高不在他身边——非日常。

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非日常

秩序消失了。

大雨中,小狗遍体鳞伤。

开始掏心窝子讲话:

兼高把他从地上抓起来,叫他快逃,两次。

兼高没别的办法了。除了叫对方逃走,让对方靠着他,给出过期的拥抱,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是卧底,他要不是卧底,真的是室岡的兄弟,他会帮室岡逃跑的。可有别的任务,他现在无能为力。

如果是出月梧郎,或许有办法。可出月梧郎大祭司已经死了,他杀了人,复了仇,像故事里写的那样,他已经死了。他现在是兼高昭吾,他是被人要求成为兼高昭吾的,兼高昭吾有兼高昭吾的工作,兼高昭吾的工作不是救自己的原搭档。

但室岡不行,室岡有问题,室岡得问清楚。他现在一无所有了,只想知道答案。

兼高说:不是,不是。他说了两次。

他没看室岡的脸。像那次一样。

听着室岡的话,兼高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不敢看室岡的脸,只能向后退了一步。

最终,室岡被人追赶着,挥着刀逃走了。

室岡逃回了他的金字塔、他的秩序、他的信仰中。

或许是觉得自己完蛋了,雨里哭完还没完,在他最相信的、能够治愈他的金字塔里,他又哭了。

在那之后,找到了答案,依旧遵循着‘父法’行动的室岡去找了‘老爹’,而看到的只有‘老爹’的尸体。

好家伙,失去了‘家庭’/组织,失去了‘大哥’/搭档,连‘老爹’也失去了。

不失为一次精神世界的彻底阉割和断裂。

本来只是身子不行,这下连脑子也坏了。

坏了坏了,这可坏了。

这孩子没吃药啊。

但这次,他不太生气。‘父法’嘛,就这么回事,象征性的‘父’死了就死了吧。复仇就行了,这个他擅长,反正仇人就在屋子里。

室岡听到这儿估计还觉得挺有意思,于是礼貌提示对方原来是警察,这摊子污糟事估计兼高是懒得管:

结果,下一秒心窝子就被捅了一刀:

好嘛,这下彻底怒了。

教堂,视频电话。

室岡:我要把自己吃死,等你。

行为像小孩子,一边吃东西,一边说可怕的话。

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像个小孩似的问兼高许多问题,他的脑子接受不了那么多信息,他只能靠这个。雨下得太大了,他被捅了几刀,他靠着兼高,动作就像撒娇的小朋友一样。这次也是。

这不妥妥‘退行’了嘛。

他试图在一团乱麻的现实中保护自己。死了,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估计吃完最后这顿他也得死了吧。

防御机制已经稳定地自行运转起来了,只等着兼高去演完最后一场。

他有三个问题——他试图理智化——去解决问题。另一层防御机制的建立。

但没用,都没用。

他自己心里大概清楚。

是。是卧底。

是也没关系。有什么关系呢。他不在乎。他知道他不在乎。

组织解散。再一次,秩序的崩塌。

他已经不在乎谁死掉了,他也不想问,他有想问的问题,关于他自己。

兼高又开始讲那个故事。他作为出月梧郎的时候讲过的那个故事。

但他还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问题被回答了。

都结束了。

但兼高和室岡之间的恩怨还没结束。

有个祭司想杀死一个人。

而后,那个祭司死了。

始于疯狗,

“我会选择救她,然后和你一起死。”

如果他没被阻止的话。

总之,

很好玩。

曾经,真的很好玩。

Copyright © 2020-2023 悍马影视 豫ICP备16041581号-1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